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冬叉】Never Turn to the Last Page 致命底牌 (朗读者AU ABO 盾铁

09

“我觉得Sharon很漂亮。”早上James叠被的时候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

“嗯,她人也很好,上次还帮我组织了一次画展活动。”

Steve一边答话,一边转身,结果差点撞上站在他身后的James。

好友正玩味地看着他,眼睛里都是狡黠的笑意。

Steve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窘迫地摇头,“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他又转回身,背对着James,把手里叠好的的被子又打开,然后再折起来,“而且我已经有固定交往的人了……”他小声但坚定地辩驳。

“谁啊?”这回轮到James吃惊了。他不记得Steve和哪个人走得很近,考虑到他好友自出生以来就稀薄的桃花运,他有点担心Steve可能被谁恶作剧。

Steve被他缠地没办法,最后红着脸支支吾吾地吐出一个名字,“Tony,Tony Stark.”

他快速地背上书包离开了宿舍,留下James呆愣在原地,张开的嘴巴能放下一个鸡蛋。

……

如果不是James最近在策划另一件更为重要的事,他大概会找到Stark和他当面对峙。

但事实是,Tony反而帮了他很大一个忙。他收购了James这些年收藏的各式纪念勋章,包括旅游纪念币和一些绝版的金币,并且没有还价。

陷入恋情的Stark看起来没有那么尖刻,甚至对Steve身边的人开始热情相待。

James攥紧了手里的钞票,决定无论他愿不愿意,他得找时间还上这个人情。

……

“下周要不要出去游玩?”

James提出这件事的时候,Rumlow正在用胶封死一些老鼠嗑开的墙缝,贴着房子一圈都有这样的缝隙,床板下面尤其严重,他用拇指按了按凝固的胶,确定不会塌陷之后,抬起头,“行啊,kid,你说我们去哪?”

这礼拜之后他有一小段休假,也是圣诞节前的唯一一个假期,James从周五下午就没什么事,两个人计划要到远一点的地方去。

“我们去码头吧,可以划船,或者野餐。”

看着男孩激动地在本子上写写划划,Rumlow笑了笑,“你说了算。”

“或者我们去酒吧,我还从来没去过。”James已经开始想象一杯接着一杯加冰的威士忌,混着冰块被侍者端上来,在家里他不被允许接触酒精,这也许是个见识世面的好机会。

“不错的主意。”Rumlow眯着眼睛揉乱他的头发,“可惜你只能看着我喝酒。”

James难以置信地盯着他,只换来Rumlow在他脸颊上一个轻吻。

他推开男人,赌气坐在床头,Rumlow走过去拍他的肩膀,“别那么丧气,kid,我们可以游泳,划船,野餐,然后如果没有人,你可以在草地上操我。你看,码头或者公园还是有好处的。”

James低着头嘟囔,“我还想去拉斯维加斯呢。”

他听到男人在他头顶嗤笑了一声。“很有想法,但是我们没钱也没时间。”

他挫败地叹了口气。

被拒绝的结果是James朗读《威尼斯商人》的时候毫无情绪,Rumlow不停地打断他,纠正他混淆的人物名字。

“停下来。”Rumlow皱着眉把他手里的书抽走,他那只生着薄茧的手覆盖在James额头上,好一会,他的手移开来,“没发烧,”他凑近了,摸了摸男孩的脸颊,“怎么了,kid,难受吗?”

James一脸苦相。

“求你了,Rumlow,这不公平,你去过那么多地方,我却什么都没见过,除了这个破败的贫民区。”

男人用那双漆黑的眼睛看了他很久,终于叹了口气,“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但是你得保证,如果你害怕,马上告诉我。”

James的目光一下子亮起来了。“我保证!”

Rumlow的建议正中要害,像他这样大的男孩子,对冒险有着无限的热情。

……

James没有想到,Rumlow真的会带他到纽约中心的地下赌场。

这里和他想象中截然不同,他得时刻紧盯脚下,避开恶心的呕吐物。

香烟蒂和包过毒品的纸片薄薄地把地面覆盖了一层,那味道太刺鼻,他只好努力嗅着Rumlow身上淡薄的罂*粟味。

还有赌场里形形色色的赌徒,有男人,也有女人,有长相凶恶,露出结实肌肉的,也有靠在墙角一脸陶醉地享受毒品,骨瘦嶙峋的。有Alpha,也有Beta.

但是没有Omega,他闻得出来,除了他身边的Rumlow. 在这个充斥着犯罪和暴力味道的地方,Omega似乎绝迹了。

James的脑海里像爆炸一样被塞满了新的事物,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喜欢这个,但他知道,他现在距离从前安逸舒适的生活,已经很远了。

Rumlow紧紧握着他的手,从踏进赌场的那一刻,他就嘱咐James,不要离开他半步,不能吃或喝这里的任何东西。

除了钱,这里什么都是脏的。Rumlow这样说。

这很奇怪,他觉得赌场里的钱才最脏。但James什么都没说,只是享受着Rumlow和他紧握的手。

直到有人狠狠地撞开了他和Rumlow.

“滚开小鬼,我有话和你妈妈说。”一个满身刺青和肌肉的男人喷了James一脸腥臭的唾沫。他贪婪的眼神扫过Rumlow,最后停留在不肯退后的James身上,这个Alpha瞪着男孩,扬起了拳头。

James并不怕他,他从小在布鲁克林以打架闻名,就算对方高他一个头,他也有信心打赢。

况且这是为了Rumlow。

他撇了撇嘴角,这是Alpha之间的对决,对方身上刺鼻的信息素扑面而来。

但是就在他打算出手的时候,Rumlow上前一步,挡在了他们中间。

“啧,总算肯站出来了吗,”Alpha朝地上唾了一口,他举起手里一小管注射器,眼神从Rumlow的胸口扫到大腿,“够辣的,给我操一晚,我保证你儿子的屁股是安全的,怎么样?”

Rumlow盯着注射器里透明的液体,然后他笑了笑。

Alpha轻蔑地跟着笑起来,他走过去打算搂Rumlow的腰。

这世上很多事反转起来容易的很。

James制止的手停在半空中。他本来打算卸掉这个人的胳膊,但是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陌生Alpha抱着右臂蜷在地上哀嚎,周围的赌徒们熟视无睹,只有Rumlow还冷冷地看着他的惨状。

“他……他的胳膊……”James的额头渗出了一点汗水。

“没事的,就是骨折了,”Rumlow走过去替他擦了擦脸上的汗。

看到James沉默不语,男人叹了口气。“走吧。”

Rumlow搂紧了他的肩膀,带着他向门口走去。

一种挫败感涌上James的心头,他毁了这次出游,完全的。他低着头,像第一次遇到Rumlow的时候,尽力跟上他的步伐。

在即将要迈出赌场大门的时候,Rumlow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他从兜里摸出一样东西。

James认出了躺在他手心里的那管注射器。

“今天我的男孩真勇敢,”他看出了James的沮丧。

男孩张了张口,还没说什么,就被他打断。

“别反驳,我闻到你释放的信息素了,”Rumlow微笑着亲了亲他的额头,“作为奖励,想不想知道真正的Omega什么味道?”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他能感受到Rumlow温热的呼吸,有一点急促和不耐。

他疑惑地看着那管透明液体,直到Rumlow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James脸红起来,他忘记了那个躺在地上的可怜人。他望着Rumlow充满欲望的一双眼睛,感觉到嘈杂了一晚上的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

TBC

小吧唧再次长了见识 下一章放肉开车~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