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冬叉】Never Turn to the Last Page 致命底牌 (朗读者AU 盾铁提及 A

番外二

在上次和Steve决裂之后,Tony Stark又变回那个派对动物,和他混在一起的还有Rodey,Tony的老朋友,青梅竹马,唯一一个永远不会打他屁股主意的Alpha。

哦,对了,从来对他不动心的Alpha本来还该算Steve一个,但是每次Rodey提起这件事,Tony都一副,“Steve who?”的表情,让他语塞。

Tony十八岁的生日在一个酒吧里消磨殆尽,陪着他的只有Rodey和Pepper,Tony的一个Beta闺蜜。

早上的时候他在家门口站了很久,但是没人来,他等到七点一刻,不得不出发上学,这才锁上了他那间单人公寓的门。

Tony在酒吧里拼命灌自己伏特加,一杯接着一杯,Rodey按住他倒酒的手,他就冲着Rodey发起火来。

他醉醺醺地想着,果然能够容忍他Tony Stark的人都是天使。

他对着吧台上跳舞的Alpha壮男吹口哨,把酒倒进调酒师姑娘的领口里,被Pepper的高跟鞋狠狠地踩了好几脚,最后吐在Rodey的那件新衬衫上。

吐过之后Tony清醒了一点,他看着眼下狼藉的现状,笑了笑,从钱包里甩出来一张支票,摆了摆手,跌跌撞撞地走出酒吧。

Rodey想扶他回去。

“别弄得好像我们是一对似的,很恶心。”Tony甩开他扶着自己的手,“我还没醉到不认路。”

Rodey只好放他一个人走,忍不住腹诽,刚才往Alpha舞男内裤里塞钞票的时候怎么不在乎影响?

……

Tony沿着熟悉的一条小路往家走着,路上灯光昏暗,有几个比他还醉的男男女女大声喊话,从他身边走过去。

他拐着弯走着,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拒绝去想的一些事慢慢涌现出来。

他三岁时养过的那条叫Tim的狗走丢了,妈妈骗他Tim旅游去了,可他知道那是谎话;

五岁的时候,他等在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直到深夜,他被爸爸从椅子上叫醒,爸爸头一次抱他回家,但是当他问妈妈在哪里的时候,他下巴抵着的肩膀颤抖了一下;

十岁他做的电路板获了奖,但他什么都没得到,除了一沓他已经看厌了的钞票;

去年他和父亲彻底决裂,他搬出来住,父亲慷慨地为他提供资金,从此没到他的新家去过哪怕一次;

而Steve……那双眼睛……

Tony摇了几下头,他摸了摸裤兜,翻出来钥匙准备开门。

走上台阶时,他绊了一下,Tony撑住门框这才没有摔倒,他骂骂咧咧地向下看去。

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他踢了踢,好像地上有个箱子之类的东西。

Tony打开了门口的照明灯具。

他看到门槛前摆着一个朴朴素素的纸箱,上面什么标志都没有,看起来像从废物堆捡出来的。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蹲下来拆开了那个纸箱。

Tony愣住了。

纸箱里是一架全新的留声机,留声机旁边放着一张歌片。

他轻轻地把歌片抽出来。

上面有歌片的名字,“时光流转”。

他蹑手蹑脚地把歌片又放回去,盖好纸箱。

Tony盯着纸箱看了一会,他保持着蹲着的姿势,终于哭了出来。

他已经很多年没流过眼泪了,那些累积下来的伤心和痛苦,全在眼泪里面,一下子被他释放出来。

他抱紧了那个盒子,好像那就是他的全世界。

……

Tony开始约Steve单独出去。

一开始是画展,然后是看电影,第三次Steve坐在那个过大的天鹅绒椅子上时十分窘迫,Tony举着红酒杯,被他的模样逗笑了。

“我猜,”他喝了一点杯中的酒,“如果我说这是约会,你可能会尴尬地昏过去。”

Steve瞪大了眼睛。

Tony撇了撇嘴,“算了吧,说要做纯洁的好朋友才是骗人。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总是约你出来啊。”

Steve试图找一些话来说,但是他张开了几次嘴,没说什么,又匆匆合上。

那一顿饭两个人都没吃好。吃过晚饭,Steve送Tony回家。

Tony和他并排走着,路灯一明一暗,他盯着这个比他还要矮小半头,又瘦又弱的Alpha。

那个生日的晚上,他感触太深。

想了想,他凑到了Steve身边。

“做我男朋友吧。”

Steve吃惊地转头看向Tony,他看见了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对着他眨了两下。

Alpha感觉脸上有点烧,他低下头,庆幸现在是昏暗的夜晚,不会有人发现。

“谢谢你的礼物。”Tony轻轻地说。

Steve本来想说没什么你不要在意那不过是个补偿和道歉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但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因为Tony那对柔软,还带着点红酒味的唇堵在了他的嘴上。

TBC

盾铁小情侣顺利恋爱啦!撒花!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