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冬叉】 Never Turn to the Last Page 致命底牌(朗读者AU 盾铁提及 A

06

爱上一个人就想了解他的一切。

James很多次想要故作深沉和老成,他想要在Rumlow面前保持平等。倒不是说Runlow苛刻地对待他,正相反,对他,男人什么时候都带着点宠溺地纵容,“kid,”他总是以这个词开头,高兴的时候就挑起一边的嘴角,笑着称呼James,“my little boy”.

James迫不及待地想知道Rumlow的一切,但是事与愿违,他们之间好像就只能用性*爱来互相牵绊。

他看见过Rumlow橱柜里的调味品,冰箱里喝剩下一半的罐装牛奶,午饭时留在水槽里没有来得及清洗的碗碟。有些时候他匆忙地来拜访,男人正叼着根香烟用拖把清洁地面,看见他走进来,Rumlow就掐掉烟,把装满脏水的木桶提到卫生间倒空了。

他甚至不知道男人在什么地方工作,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他所知道的,只剩下Rumlow的身体了,从后颈的信息腺,到那个从未对他打开过的内*阴*口。

他有一些无力感。但这些谜团吸引着他,Rumlow吸引着他,他抽身不能,又没有解开谜团的方法。

Rumlow强制他在做*爱前为自己阅读,他们的幽会就在文字和性之间交替。有时候James为他读学校的课本,有时候是新近流行的小说,再有时甚至是童话和漫画。

James也学会了把角色绘声绘色地演绎出来,并且还在文学课上拿到了罕见的高分。

每一次,他乘着性*欲而来,然后这份欲望在阅读中慢慢退却,之后Rumlow脱掉两个人的衣服,他的性*欲再次潮涌而来。

……

他从背后搂住Rumlow的腰,高潮后的男人总是喜欢侧卧,减轻James的结在他身体里带来的不适,James的热情则很难消退,他舔*舐着Rumlow的肩膀,像一头难以餍足的野兽,最后在同一个地方用吮吻结束。

“你喜欢今天的故事吗?”James挺了挺腰,试图把结埋得更深一点。

Rumlow倒吸了一口气,“你别动,”他低声警告James,男孩撇了撇嘴,乖乖地躺回原来的位置,从那个角度,他看不见男人的表情。

“那些都是童话,难道你信吗?”

James摇了摇头,他的嘴唇贴在Rumlow后背温热的皮肤上,“但是如果你是散尽千金的王子,只剩下一颗铅做的心,对于我来说,也比温暖的南方重要。”

Rumlow没说什么,他靠着男孩青春强健的身体,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James还处在编写甜腻情话的兴奋中,他半撑起身,抚摸着Rumlow蜜色的腰窝,“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他撒娇一样地去咬男人的侧颈,“我不喜欢你一直觉得我是个孩子。”

“可你就是个孩子。”

“我成年了。”James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点心虚,但是好在并没有被男人察觉。

Rumlow用毛巾帮他把滑出自己身体的阴*茎擦干净,然后草草地清理自己。

“Winter,”他亲了亲男孩的嘴唇,鼻尖在他靠近信息腺的地方徘徊了一下,“比起名字,我喜欢这么叫你。”

James还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表示默许。

……

Steve最近被Tony Stark,那个被他扣饭在裤子上的二世祖,强迫去接受课后补习,回到宿舍的时间越来越晚,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James有时还能闻到夸张的香草咖啡味,把Steve本来的味道都盖得严严实实,让他在宿舍做什么都要捂住鼻子。

看着他疲惫的样子James十分气不过,Steve反而摇头劝他不要搅进这件事情当中,他那些难听的话只好卡在喉咙里,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

直到有一天Steve抱着一个比他还宽了两倍的纸壳箱回到宿舍,小心翼翼地把箱子放到地上,他拿起一个本子,在上面写了又划,涂抹了好一阵。

James凑过去看了一眼,“你这个月的钱不够花了?”他有点惊讶,Steve向来是精打细算的人,他有一个记账的小本子,这样虽然家庭条件不富裕,但是每月总能有些余复。

他看见Steve把本子上下月的餐费削减了一大半。

Steve摇了摇头,这次他什么都没说,但是脸上却出现了一丝很久以来少有的笑容。

趁着好友睡着之后,James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偷偷地打开了那个纸箱。

看着箱子里的东西,他吃了一惊,然后慢慢会心地笑了。

看来Steve还是会花钱在兴趣上面的。

纸箱里面躺着一个崭新的留声机,盖子上摆放着最近盛行的一首情歌的唱片,“时光流转”。

TBC

很喜欢王尔德的童话,尤其是快乐王子,世界上最珍贵的是王子充满爱的心和小燕子为陪伴他而舍弃的生命。

不过小吧唧和叉叔的感情还得慢慢来啊😂

评论(13)

热度(51)

  1. manjingdanhelen.wa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