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冬叉】Never turn to the Last Page (朗读者AU 盾铁提及 ABO)

这次是盾铁的番外插播 我嫩嫩的Tony啊~转圈圈/



番外一

这是Steve第五次给他送饭了,依旧和往常一样,瘦小的Alpha把饭盒放到他面前,帮他把盒盖打开放到一边,摆好刀叉,然后转身离开。

他没有看自己一眼,也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身板都没有弯一下,像自己七岁那年图纸上设计的机器人,执行命令,没有感情。

Tony想叫住他,他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什么。

该死的他不知道怎么和Steve交谈。他的伶牙俐齿在Steve这里完全失效。

他看见过Steve和Barnes走在一起的时候,那个不起眼的Alpha笑得特别开心,笑容像是下午三点落在被子上的阳光。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

Tony撇了撇嘴,赌气踢了桌子腿一脚。

他用叉子挑开生菜叶,寻找那下面少的可怜的金枪鱼肉。

Tony Stark一直是个抢手货,从他转变成Omega的那一天起,漂亮的脸蛋,多金的身世,平时毫不隐藏的信息素,三个中任何一个都足以让一个优秀的Alpha控制不住自己的支配欲,而他囊括了这三点,这大半个学校的Alpha心甘情愿在他屁股后面打转。

除了那个白痴一样的豆芽菜。

Tony苦着脸和一饭盒青菜互相瞪视。

……

放学后,Tony堵在Steve班级的门口,“嗨,我看了你这几次的成绩单,”他扬了扬手里那张纸,“虽然理科成绩还算过得去,不过考上你理想中那所美术学院还有很大差距……”

Barnes从Steve后面一个跨步站到他面前,“滚回你的地盘去,”他阴着脸,“Steve不需要你在背后研究他的人生理想。”

Tony不甘心地回瞪他,这对他来说有点困难,Barnes凛冽的松树气息很浓郁,还掺杂点大*麻烟的味道,这让他两腿有点打颤,恨不得捏起鼻子。

“看来吸*毒也不能让你的头脑清醒,不过要不要找我补习是Rogers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他眯起眼睛,虚张声势。

气氛更加僵硬了,Barnes听到吸*毒两个字后举起了拳头。

Steve终于不再像个雕像一样站在Barnes背后,他拉住了濒临爆发的好友,“……谢谢你,Stark,”

Tony的余光可以看见他攥紧的双手,“我想我的确需要课后补习,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可以另约时间。”Steve声音平稳,几乎听不出什么感情。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偶尔和Barnes对视,安抚他,但是他没有看过Tony一眼。

一眼也没有。

Tony偷偷地咬紧了下唇。

他见过这个,从他那个沉迷于实验室的父亲的身上。

……

Tony一直以为他在Steve身上的兴趣和忍耐是有限度的。但是过去了三个星期,他只是越来越多的花着心思成为一个Steve会注意的人。

这个周四晚上,Steve如约到Tony的单身公寓补习物理。

Tony算准了时间,今天刚好是他发*情期过去的第二天,Omega的味道还没来得及褪去,整个人也处在性*兴奋的末潮,即使做*爱也不会被标记或者过分沉沦。

在Steve和一道冲量问题作斗争的时候,Tony慢慢把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出来,他解开了制服衬衫最上面的两个纽扣。

Alpha专心的样子很迷人,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他没办法把目光从Steve的脸上挪开哪怕半秒钟。男孩的眉头皱着,目光专注于本子上的难题,从Tony的角度看,Steve的睫毛很长。

Tony舔了舔嘴唇,他觉得有点兴奋了。他慢慢从椅子上移开重心,上身贴近桌子,想要减小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Steve抬起头的时候似乎被他吓了一跳。

“你热吗,Stark?”他茫然地看着贴近的那一张脸。

Tony摇了摇头,他笑了一下,像对以前那些Alpha情人一样,他绕着桌子走到Steve身边,一个一个地把扣子解开,然后把那件多余的衬衫随手扔到一边。

他靠着桌子边缘,赤*裸着上半身对着Steve舔嘴唇。

这是很明显的性*暗示,是个即使是蠢透了的处*男,也会马上明白的信号。

然而Steve的脸色变得阴沉了。

Tony没注意到这个,他正忙着对付他那条勒得过紧的牛仔裤,那条裤子让他挺翘的屁股趋于完美,他费了不少力气才把自己塞进去,不过这就给解开它设置了障碍。

“……停下来,Stark……,”

“等一会,别那么着急,我……”Tony好像才反应过来,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正好对上Steve的怒视。

“我说停下来!”

Tony有一点不知所措,他停下了动作,手里还拿着刚刚抽下来的皮带。

Steve盯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和一点。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到底为什么会为我补习,我是说我们本来就不该有什么联系,”Steve停顿了一下,“现在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了,老实说,我很失望。”

Tony半敞着裤子拉链,他看着Steve还是那么蓝的眼睛,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我希望你能够珍惜自己,你是个很好的Omega,你的时间不该浪费在戏弄像我这样的Alpha上。”Steve说完话就站起身,把那本物理习题和笔盒收进他那个破破烂烂的书包里。

他拉开了门,一只脚刚刚踏出去,就被身后一连串的巨响吓得收了回来。

他回头看到几张翻倒的椅子,而Tony的手里正捧着一台价格不菲的留声机,马上就要摔到地上。

Steve赶忙跑过去劝阻,但情况变得更糟了,那台留声机还是摔成一堆零件,里面的唱片碎成了几片。

“Holy s*hit!”Tony突然惊叫起来,“我的'时光流转'!”他好像要弯下腰拯救那张唱片,但是碍于Steve的存在,他的动作生硬地停了下来。

“所以你还在这里做什么?”他抱起肩,讽刺地看着Steve,“不如你直接点告诉我你对我没有兴趣,至于我的私生活如何,就不麻烦你教育我了,”他冷哼了一声,“毕竟连我老爸都懒得理我。”

Steve望了他很久,最后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蹲下身把椅子从地上挨个扶起来,又从墙角找到一个空纸壳箱,把留声机的残骸收拾到里面。

在他做这些事的时候,Tony背对他盯着窗外,一声不响。

Tony感觉胸腔闷闷的,一股酸楚涌上了鼻子,但他不想在这个Alpha面前显露出伤感,于是他深呼吸了几次,然后觉得眼睛没有之前那么热涨了。

TBC

主角是迟钝的豆芽盾和还没意识到自己陷进去的嫩妮 😂

评论(1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