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冬叉】Never Turn to the Last Page 致命底牌 (朗读者AU 盾铁提及)

05

James的住校申请在九月初被批准了,Steve打定了主意要和他成为室友,他的愿望也实现了。

Rumlow五点下班,James会逃出学校去见他。男孩一面走进卧室一面脱掉衣服,Rumlow也纵容他年少气盛。两个人可以充分利用仅有的一个小时,性*爱在这时是纯粹而疯狂的。

在这之前James甚至都没有和其他任何一个男性有过肉体关系,他像一个新生儿,需要Rumlow手把手地教导。

“先慢点。”男人躺在他身下,两只手抓紧他的腰来控制他阴*茎进入的角度和力度,James着迷地看着他,任由Rumlow寻找能让他舒服的方式。

这样缓慢地进行了几次,James听到了有别于隐忍的呻*吟。Rumlow皱紧了眉头,下*身收紧,得到信号的男孩马上夺走主动权,他把自己埋进Omega紧致温热的后*穴里,又全身而退,准备下一次的插*入。

Rumlow仰着头,低沉冗长的声音从他的喉咙和鼻腔里滑出来。他没有极力隐忍或刻意奉迎。

“嗯——”Rumlow笑着抚摸James的脸颊,“……行了,孩子,你可以用力操*我了,按照刚才的样子……”他有些气喘,这都因为James一直是个善于学习的人。

……

性*爱结束后,Rumlow侧躺在床上背对着他。James俯身去亲吻他腰窝上的一条疤痕。他用嘴唇轻轻地触碰那条浅褐色的痕迹,Rumlow被他弄得很痒,忍不住笑着推开他。

James知道男人对他的撒娇很没辙。他一只手支在床上,半躺半坐地看着Rumlow,“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问,“这是我们第四次见面了,然而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我是说,我知道你姓Rumlow,你的名字呢?”

Rumlow没有马上回答他,也没有对这个问题表现出抗拒,就像那天他发现James偷看他换衣服时的眼神。

James有点尴尬,“如果你介意的话……”

“不,这又不是什么大事,”男人侧过身,面朝着他,“Brock,你呢,孩子?”

“James,”他立即回答,声音响亮。况且他真的不想让Rumlow再用'孩子'来称呼他了,“James Barnes.”

“你多大?十八岁?”

James点了点头,他很高兴男人把他说大了两岁。也许他看着比实际上成熟,这种想法让他有点飘飘然。

“你在上高中?还是大学?”

“高中。”

“你们平时学语言吗?就是除了英语,还学习其他的语言吗?”

“当然了,我们还学拉丁语和希腊语。”接着James用拉丁语说了几句话,颇有点炫耀的意思。

“给我看看你们在学什么。”

宿舍在这个时间还不开放,James恰好背着他的书包。他拿出一本一指厚的书,“我们现在在学习哈姆雷特。”他把书递给Rumlow。

Rumlow摇了摇头,他把书推回去,坐起身,他眼神里的热情增加了,“我更喜欢听你朗读出来。”

于是James就坐在床上,直到念完了整整第一章。

男人很安静地靠在床头,直到James告诉他这一章结束了,他才好像从故事中剥离出来。

“太棒了,”Rumlow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但是你该回去了,”他依然赤裸着半靠在床上,一开始的慵懒却一扫而空,“别忘了下次再把这本书带过来。”

爬下床的时候,James暗自撇了撇嘴,很好,现在他开始嫉妒起莎士比亚写的一本书了。

……

Steve藏他那个饭盒的时候被回到宿舍的James撞个正着。

在同龄人面前,James很快恢复了那副痞气十足的样子,他用拇指和食指掐着那个饭盒,一脸嫌弃地说,“别告诉我这是什么爱心便当,Steve,这是那个姑娘该干的。”

Steve被他说得脸红,“没有什么姑娘,Bucky,这只是一种道歉的方式。”

James信他的话才有鬼。他一直谴责地看着Steve,直到最后Steve终于叹了口气,把事情的首末交代了一遍。

“操*他的,他凭什么让你给他做饭,”一提到那个二世祖James的火气就上头,“他不是雇得起打手吗,难道还付不起每月的伙食费?”

“那群人不是Stark雇来的……”在好友严厉的注视下,Steve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说如果我真心道歉,就每天给他带饭,他很喜欢我之前带到学校的便当……”

“你扣在他裤子上的那一份?”James挑起眉头。

Steve还想张口辩解什么,结果被好友打断了。

James皱着眉嗅了嗅房间里的味道,“你怎么喝这么多咖啡,Steve?”他捏鼻子问,“竟然还是香草味的?”

这回Steve干脆一声不吭地钻进被子里假睡了。

TBC

哈哈哈 有人猜到二世祖是Tony咩? 小吧唧开始食髓知味啦!😂

评论(1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