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冬叉】Never Turn to the Last Page 致命底牌 (朗读者AU ABO 盾铁


这章冬叉开始走肾 盾铁线也开始啦!


03


James回家的路上带着一个伤痕累累的拳头和一个鼻青脸肿的的Steve。

他阴着脸,赌气快步走着,而另一个男孩像要把脸埋到地里,一步一颠小跑着跟上他。

“操他们的,操!”停下来等红灯的时候James瞪红了眼睛,他推了Steve一把,不轻不重,“以后不要轻易对他们低头,我们又没做错。”

Steve这回很反常地沉默着,他被Bucky推得踉跄了一下,但是马上又挺直了瘦削的后背,即使他依然死死地盯着地面。

原因都是那个该死的二世祖。James愤愤地想。当然了,Steve把饭不小心扣在别人裤子上的确是他不对,但是在Steve已经道过歉的情况下,也没有必要在放学后集结一群人来找他的麻烦。

当那群混蛋试图侮辱Steve的母亲的时候,James终于闻讯赶过来,并且挨个揍翻了他们所有人。

最后Steve顶着一张到处是乌青和淤血的脸拉住了James。

Steve是个好人,但他不是个老好人。James心知肚明,他的朋友只是担心自己会因为这件事惹上麻烦。

James的气恐怕到明天也不会消,但是绿灯已经亮起来了。

他拍了拍朋友的肩膀,两个人从马路上快速地穿了过去。

……

James在巷子口停住了脚步。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走到了这里,像是脚有着自己的想法一样。

他抬头看了看那栋小楼,这回感觉它没有上次那么破旧了。

慢慢走上了楼梯时,木板再次发出吱呀的声音,他尽量放轻脚步,但是于事无补。James索性不在意了,三两步跑到了那个让他记忆深刻的门前。

然而到达了目的地,他又开始手足无措。也许Rumlow根本不想见他,也许他这次见到Rumlow两个人就又会恢复成陌生人的关系。

他想敲门,犹豫着又放下了手。

“是你?”

James吓了一跳,回过身时,男人就站在他身后,手里拎着一桶木炭,另一只手正在从兜里掏出钥匙。

男人好像只有一瞬间的惊讶,已经全部寄存在他那一句疑问里面了,等到James转头看见他的时候,他的表情波澜不惊。

Rumlow越过他,利落地打开门,走进客厅里把桶放到壁炉旁,“进来吧。”他转过身对James说,自己起身走到里屋去了。

James没想到自己会再次受邀,这个年纪的男孩总是忍不住对一切好奇,他感到拘束,但还是四面环顾,打量着Rumlow的房间格局。

很小的一件房子,但是各样家具很齐全,而且没有普遍单身男人的脏乱感。James喜欢这里的窗子,木格的,采光很好,即使是傍晚也有夕阳照进来。和家里装饰用的大窗户不一样,他这样想着忍不住走过去,推开了窗子。

……

Rumlow走回客厅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小小的医药箱。

James慌慌张张地道歉,说了半天他也只是听明白大意,“没事,窗户开着吧。”他对男孩笑笑。他一招手,男孩就乖乖地走到他身边。

Rumlow拖出椅子,让两个人坐在餐桌旁。他直视男孩蓝绿色的眼睛,“把手伸出来吧。”男孩很快移开视线,不情不愿的,但最后还是把紧握着的右手放在桌子上。

他瞥了一眼那只受伤的手,从医药箱里拿出碘伏和棉签。

男孩快速和他对视了一秒,又把眼睛垂下去了。就像一头受惊了的小鹿。

James看着男人的手拉过他的,他自动自觉地松开了紧握的拳头,Rumlow干燥温热的手在下面托着他受伤的右手,给他认真地消毒。

“行了,去洗个澡,小心伤口不要碰到水,”那只温暖的手撤了回来,“看看你的脸,滑稽透了。”男人笑起来,声音低沉,James觉得自己的胸腔在震动。

他像个傻子一样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记起来那上面因为和恶棍们扭打在地上,而沾满了污迹。

……

浴缸放着热水,Rumlow站在他面前,而他脱得只剩条内裤。James咬了咬下嘴唇,心一横褪下了最后一层遮盖,赤*裸着面对男人。

Rumlow眯起眼睛看着他,他很难分辨那样的眼神代表什么。

他踏进浴缸时,Rumlow走了出去。等到完全泡浸在热水里,James闭起眼睛,他隐隐约约听见了房间另一边的淋水声。莫名地,房间里原本淡得若有若无的罂*粟味道又浓郁起来,这让Alpha轻易地勃*起了。

洗好后他站起身,面朝浴缸退出来,地板上都是他带出来的水。

James感到有些抱歉,刚想要张口询问浴巾,他的背上就覆盖了一层柔软的毛织物。

但又不只是毛织物。浴巾滑下去,男孩罕见地脸红起来。

他的背紧贴着男人赤*裸的胸膛,他的臀部可以感觉到男人结实的小腹和半勃的阴*茎。

Rumlow从背后揽住他。

他被浪潮一样的罂*粟味道击中了。

评论(2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