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冬叉】Never Turn to the Last Page 致命底牌 (朗读者AU ABO 盾铁

02

James手里掐着那封感谢信觉得自己大概是个白痴,他在巷子里徘徊着,从零食店走到另一边的药店,又重新走回来。

即使他很不愿意,还是看遍了这条破旧的小巷子。

他重新认识了这条巷子的外观,和那天他蹲着呕吐时似乎有了很大的不同。从斑驳的涂鸦里隐约可以看出上面拱门和花纹的痕迹。也许这里曾经也富丽堂皇过,所以才留下了很多他叫不上名字的建筑风格。

但现在,它什么都不是,只是条小巷子,看起来可能在台风中被吹得左右摇摆。

待得时间越长,James越想逃走。

在他快走出的时候,那栋楼一层的门开了,走出一个老女人。他乱七八糟得描述了一遍男人的形象,一大半是他胡编的,比如抽烟酗酒什么的,剩下全靠猜,那天的穿着表示男人可能是在工地工作。

老女人有点迷惑,但是最后还是把他带到了四楼的一间房门口,门牌上写着一个姓氏,Rumlow。

楼内根本没有了和屋外相匹配的装饰和布局。楼梯掉漆严重,不知道之前涂上的到底是红漆还是绿色的,走上去还会咯吱作响。James远远看到那扇木门,简直叫不出来它的颜色。

灰色?棕色?反正像腐烂的木头。

门敞开着,James没有鼓足勇气敲门,他站在门口,好奇的向里面张望,像他家以前养的一只猫。

男人正好背冲着大门,他弯着腰在处理墙上的一块什么东西。

他还穿着夏天的T恤,牛仔裤的腰很低,在James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露在外面的一小块皮肤。

麦色的,上面挂着汗珠。仔细点还可以隐约地看到肌肉的轮廓。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James再一次嗅到了罂*粟的气味,而且比上次浓烈了很多。似乎这个房间有个魔法开关一样。

James低着头走进去,把那张汗湿了一块的感谢信带给男人。“本来我朋友还买了一束百合花,”他不去正视男人的正脸,事实上嘴里在说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我觉得你肯定不会喜欢,就把它扔了……”话还没说完,他就难堪地要死。

男人好像笑了。

“你应该把它带过来的,我可以把它插在空罐子里。”男人的声音有点沙哑,但是语调却很温和。

James抬头看见了男人的眼睛,暖棕色,眼神里没有戏谑。还有眼角上的笑纹。

从第一次见面他就觉得男人好看,但这一次他再一次觉得男人的五官让人印象深刻,并且致命地吸引着他。

他猜测男人大约有三十岁,因为他比他见过的所有男孩都要成熟,又比他历史课上的啰嗦老师要年轻很多。

在那个时候,他很难判断一个比自己大的男人的真实年纪。

他脑袋里一团糟,有可能是越来越浓烈的罂*粟味的错。有一道白光似的想法闪现在他脑海里。

男人是个omega。

这让他开始慌张,草草道别,就想要离开,男人叫住了他。

“等一下,我也要出门,我们可以一起走一小段。”

男人没有忌讳,转过身去在他面前换下了上衣。

James没有想到,这个脱衣服的动作会让他多年以后仍然念念不忘。

如果这一幕出现在学校里的男生更衣室,他根本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而他交过的几个女朋友,指那些在他面前露出胸部的,和眼前的男人又迥乎不同。

他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个动作,因为它快速利落,丝毫没有慢吞吞故意诱惑的嫌疑,但它又确确实实影响到了James。

衣服脱下来之后,男人从沙发上拿起一件衬衫,很快穿戴整齐。

那片精炼,沾满汗水,覆盖了薄薄一层肌肉的后背和跟着动作时隐时现的肩胛骨,都只出现了一小会。

他毫不回避的目光和转过身的男人对上了。

他不知道男人眼睛里表达出的是什么,惊讶,训斥,理解,厌恶,还是其他的什么。

但Rumlow就那么看着他,James差点跳起来,赶快一溜烟地逃走了。

他后来找到班级上的几个漂亮可爱的男性omega,和他们交了朋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背对着自己脱掉上衣。

但这些动作都不对,没有人和Rumlow做出一样的动作,或带着相似的蛊惑。这让James感到费解,也让他暗自唾弃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猥琐的怪癖者。

直到隔天他在梦里又见到了那个景象,伴随着他衣服上残留的男人的罂*粟味,第二天早上他起床时,终于收获了在他人生中有着重要意义的,他的结。


/小吧唧长大了哈哈哈,感觉这么说的自己像一个猥琐老阿姨😂/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