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虹黑】良辰美景(虹猫蓝兔七侠传同人 毁童年)


那一天,他卸下了常年随身的披挂,摘下腰间染尽风霜,饮饱鲜血的佩剑。

他抬起头。

满目红色。窗边也贴上了大红的喜字,帷幔重重,从房间外大雪中盛开的梅花,到墙角熊熊燃烧的壁炉,从远处依稀可见的花轿盖头,到胸前一捧锦簇花团。

喜乐渐渐听得清晰了。

他记起五年前,她也是一袭红装,面对皇天后土,却拜做他人妇。

她说过,非盖世英雄不嫁,为了他骗取蝴蝶镖的独门解药,委屈求全,假意嫁与卑劣小人。

他终于成了盖世英雄。

眼前的红色层层叠叠,烛光映着他猩红的发,多少人欣羨他与她的缘分,所谓金童玉女,鸳配鸯,英雄爱美人,也不过如此。

这红色,还是刺眼。

他想着,挨一挨,总要过了今日再说。不知不觉,就忍耐了五年。

日子也是生死弟兄们替他选中的,黄道吉日,宜婚娶。

恍惚间,礼乐声已到了门口。

……

他身上总是一套衣服,脏了就洗,洗好了就再穿,因此被那人嘲笑。

大侠连衣服都换不起吗?一身素白好像服丧。

他用剑尖挑起那人的披风,少主才是,这样显眼的颜色,当心被人当成新郎官。

他平生静心养性,除了行走江湖,唯一的爱好就剩下和魔教少主拌嘴斗狠,两人功夫旗鼓相当,对起手来有英雄相惜的味道。

我可不是什么英雄。那人总是这么说。你的心装得下天下苍生,我却不能。

他的手指隔着衣服点在那人胸口。

那你的心装得下什么。

那人移开了目光,目送着一行秋雁,很是过了半晌才喃喃道。

爹,娘,还有半个野心。

他从来没有问过那人,为什么他的野心,就只剩下了半个。

……

他恨红色,大概是从四年前开始的,挥剑变得越来越困难,怕见血,怕触目惊心的红。

但他隐瞒得太好,连她也不知道,直到他提出退隐江湖,她才觉察出些不对。

退隐江湖,然后嫁给我。

他能看到她的笑容,明媚如五年前那次惊鸿一瞥,两人仍是年少轻狂,不懂人世沧桑。

比武招亲的擂台上,他和那人酣战正浓,高台上她一个回眸,让他抓住了那人失神瞬间的破绽。

顾盼生辉的一双眼睛,比江山要催人折腰。

他早已看破世俗情谊,安定的生活比爱本身来的牢靠,持久,顽固。

给不了爱,他甘心承诺更美丽的将来。

……

四年前的今天,红色比她的嫁衣艳丽。

长虹剑是名器,杀人不染血,于是那些血就从剑锋上滑落,流回那人胸口。

皑皑雪地上衬着鲜红的血,娇艳得像早春的杜鹃。

果然自古邪不压正。

人之将死,总要说些话,管他善与恶。

他凑近了,耳尖就沾上那人唇角的血,平生来,他们头一次如此贴近。

我说,你总是念着天下,累不累啊。

不如学学我,心胸狭窄,就只装得下,爹,娘……

他整个人颤抖了一下,于是那人咳出来的温热的血,正好溅在他脸颊上。

透明的一颗泪砸在雪地上,陷进白色坑洞坑洞里,很快消失不见。

他仰起头。

红色蒙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见天空和雪地。

爹,娘……半个野心……还有……

如果那一瞬间,他不曾对上那人的目光,就好了。

……

新郎官,吉时已到,该拜天地了。

他微笑着点头示意喜婆,牵起新娘的手。

执她之手,就要先走过红毯,再走完余生。

他发现喜堂红色也没有从前那样让他惊心。曾经沧海难为水,他生命中的爱与红线,都埋葬在四年前风霜雨雪里,剩下的红色,都是无色。

也许经年之后,他终于可以放下江湖,抛却尘世,也做一个自私狭隘的人。

他总想说,心系天下的人,才是没有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他没有野心,爹娘的模样也在尘封的记忆里模糊了。

他曾经没有心,直到有一个人割舍了野心与贪念,就为了把心里不大的地方腾出来,把他放进去。

……

原来那天鲜血嫣红,是你的嫁衣。

他记得那人阖目的样子,宛如安睡在大红的喜塌之上。

正是良辰美景虚设。

END

短小的一发,以此纪念我逝去的青春。

小时候就被少主帅的不要不要的,相爱相杀不要太棒

希望大家不要因为童年被我破坏了就扁我【顶锅跑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