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wang

墙头混乱 不定更

【冬叉】布加勒斯特之恋(二战老兵AU,ABO)上

谢谢光仔~么么哒,不过看着这字量,我也是瑟瑟发抖啊😂,看来又要等到周末才能码出来了下篇了

孤光残影:


 

(阅前必看:
有盾铁提及,还有
OOC!OOC!OOC!给 
@helen.wang 小天使的生日贺文,是个联文,我负责上,她负责下……冷战时期的背景,六十年代,地点在罗马尼亚,我查了一下,罗马尼亚真的盛产李子啊,世界排名第三,怪不得冬哥一次买6个,八成很便宜吧……一开始没想写ABO,但后来想了想,要是写叉叔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大概不会和冬哥搞#基吧?总之有一些涉及二战的历史内容还有宗教内容,如有谬误烦请指出勘正。这应该不算是穷苦叉了吧?不过也没啥钱就是了……)



好了,有车,有政#治涉及,安全起见,走链接:http://wx2.sinaimg.cn/mw690/8fe470d8gy1fjnd2sthnvj20c8900wpe.jpg

【原创】小写手与小画手

不知道我转行当画手还来不来得及 嘤嘤嘤,恐怕这辈子是勾搭不到画手了

林朵:

从前有一个很努力的小写手,每天都在拼命地写写写。


 


不过写累的时候,小写手也会去看看别人创作的好东西。


 


特别是那些漂亮的画。


 


怎么能有人画出这么漂亮的图案来。小写手一边看画一边惊叹,偶尔也会产生“不知道自己现在转行当画手还来不来及”的念头。


 


当然是来不及了。小写手泄气地否定了这个妄想。能画好一张画太难了。


 


自己只会写一些普通的小故事,还是继续安安心心当个小写手吧。


 


不过,小写手在一次被某张美到不像话的好图击中心脏时,又产生了新的念头。


 


要是能认识这个画手该多好啊。


 


可是小写手不敢轻举妄动,连跟人家主动打个招呼也不敢。


 


因为在写手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画手是一种非常高冷的生物,只有超级厉害的写手才能勾搭到一个画手。


 


小写手看了看自己的文,再看看人家的画,叹了口气。


 


画手应该是很棒的画手了。


 


可自己离“超级厉害“这个境界好像还差的有点远呢。


 


要是傻乎乎的去勾搭,一定会被嫌弃的。


 


小写手就按住了自己想给人家发送私信的手,默默把对方页面上的画从第一张欣赏到最后一张。


 


每一张都好喜欢的。


 


对方简直就是完全把许多我想象的画面画出来了。


 


光是看着这些画,感觉又有好多新的故事灵感冒出来,源源不断。


 


小写手内心汹涌澎湃,想给画手留好多好多的言,又怕被当成变态。


 


只能小心翼翼地挑了又挑,选了又选,假装很淡定地在其中少数几张图下留一点点言。


 


比如“这张画非常棒”,或者“很美了”这种。


 


我明明是个写手啊。小写手心里很纳闷。怎么该留言时就词穷了。


 


但小写手也不敢再写更多了。


 


满腔的热血都只能死死憋在心里面。


 


只是每天都很期待,跑去画手页面,看有没有更新。


 


更新了就又可以留言了。


 


尽管写来写去都是些没营养的话。


 


可是只要我多留些言,对方应该会注意到我的存在吧。小写手安慰着自己。


 


并没有妄想要勾搭成功。


 


只要能被注意到,就很开心了呢。


 


小写手不知道,画这些画的小画手,其实老早以前就看过自己写的文了。


 


怎么会有写的这么好的故事啊。那时的小画手感觉自己被击中了心脏。


 


不知道自己现在转行当写手还来不来及。


 


当然是来不及了。小画手泄气地否定了这个妄想。能写好一个故事太难了。


 


那能不能去勾搭一下写文的写手呢?


 


小画手是不敢的。


 


因为在画手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写手是一种非常高冷的生物,只有超级厉害的画手才能勾搭到一个写手。


 


小画手看了看自己的画,再看看人家的文,叹了口气。


 


写手应该是很棒的写手了。


 


可自己离“超级厉害“这个境界好像还差的有点远呢。


 


要是傻乎乎的去勾搭,一定会被嫌弃的。


 


小画手就按住了自己想给人家发送私信的手,默默把对方页面上的文章从第一篇阅读到最后一篇。


 


太神奇了。小画手感慨道。简直就是把我心中所想都写出来了。


 


但明明心里喜欢的都要爆炸,却怂的一个留言都不敢写。


 


或许,爱只能让人一时勇敢,然后就是漫长的胆怯。


 


小画手每天都跑去视奸写手的页面,看看有没有故事更新。


 


每当看到一个超棒的新故事,小画手都会忍不住拿出数位板一阵狂画。


 


好想为这个写手的故事配个插图。


 


但是我画的好差劲啊……小画手沮丧地倒在电脑屏幕前,一阵哀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咸鱼味儿。


 


诶,页面有新的留言提示?


 


小画手打开新留言,惊呆了。


 


我喜欢的写手给我的画留言了,还说很喜欢?


 


小画手恨不能原地炸成一朵烟花。


 


冷静冷静。小画手把写手的几条留言挨个看过去。


 


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小画手不敢让自己有太多期待。


 


纵使内心波澜壮阔,也只能很客套地回复写手一句“谢谢”。


 


对方留言那么简单,自己长篇大论,不合适吧?


 


但还是忍不住去楼下跑了二三十圈。


 


嗯,与此同时,小画手也正跑的汗流浃背呢。


 


两人都对着同一轮月亮中二病地大喊:我家画手/写手太太是全世界最棒的太太!


 


小画手决定要更加努力地画画。


小写手决定要更加努力地码字。


 


等我变得更好,变得和你一样好……两人同时暗自发誓道。我就去向你告白!


 


所以,最开心的原来是吃瓜群众们。


 


他们发现,最近小写手产文好勤快,小画手画图好积极。


 


各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成长。


 


虽然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总有一天,等到小画手和小写手各自向前奔跑了很远,都变成了更好的自己的那一天,答案就会揭晓。


 


小画手和小写手当中的某一个,会鼓足勇气说一句:我喜欢你好久了。


 


然后剩下那个就又惊又喜:嗯,我也是。


 


END


 


隐藏结局A:小写手和小画手在一起后,一起制作超级棒的绘本,大卖特卖,携手走向人生巅峰。


 


隐藏结局B:小写手和小画手在一起后,拖延症互相传染,共同拖更,导致双方的更新都从此变成一个传说……





-----------------------------


这篇文也归到短篇系列《写给半夜醒来的孩子》里吧,该系列各篇地址如下:


(1)想吃月亮的小兔子(2)鲸鱼背上的城市


(3)流星快递(4)小画手和小写手



【虹黑】良辰美景(虹猫蓝兔七侠传同人 毁童年)


那一天,他卸下了常年随身的披挂,摘下腰间染尽风霜,饮饱鲜血的佩剑。

他抬起头。

满目红色。窗边也贴上了大红的喜字,帷幔重重,从房间外大雪中盛开的梅花,到墙角熊熊燃烧的壁炉,从远处依稀可见的花轿盖头,到胸前一捧锦簇花团。

喜乐渐渐听得清晰了。

他记起五年前,她也是一袭红装,面对皇天后土,却拜做他人妇。

她说过,非盖世英雄不嫁,为了他骗取蝴蝶镖的独门解药,委屈求全,假意嫁与卑劣小人。

他终于成了盖世英雄。

眼前的红色层层叠叠,烛光映着他猩红的发,多少人欣羨他与她的缘分,所谓金童玉女,鸳配鸯,英雄爱美人,也不过如此。

这红色,还是刺眼。

他想着,挨一挨,总要过了今日再说。不知不觉,就忍耐了五年。

日子也是生死弟兄们替他选中的,黄道吉日,宜婚娶。

恍惚间,礼乐声已到了门口。

……

他身上总是一套衣服,脏了就洗,洗好了就再穿,因此被那人嘲笑。

大侠连衣服都换不起吗?一身素白好像服丧。

他用剑尖挑起那人的披风,少主才是,这样显眼的颜色,当心被人当成新郎官。

他平生静心养性,除了行走江湖,唯一的爱好就剩下和魔教少主拌嘴斗狠,两人功夫旗鼓相当,对起手来有英雄相惜的味道。

我可不是什么英雄。那人总是这么说。你的心装得下天下苍生,我却不能。

他的手指隔着衣服点在那人胸口。

那你的心装得下什么。

那人移开了目光,目送着一行秋雁,很是过了半晌才喃喃道。

爹,娘,还有半个野心。

他从来没有问过那人,为什么他的野心,就只剩下了半个。

……

他恨红色,大概是从四年前开始的,挥剑变得越来越困难,怕见血,怕触目惊心的红。

但他隐瞒得太好,连她也不知道,直到他提出退隐江湖,她才觉察出些不对。

退隐江湖,然后嫁给我。

他能看到她的笑容,明媚如五年前那次惊鸿一瞥,两人仍是年少轻狂,不懂人世沧桑。

比武招亲的擂台上,他和那人酣战正浓,高台上她一个回眸,让他抓住了那人失神瞬间的破绽。

顾盼生辉的一双眼睛,比江山要催人折腰。

他早已看破世俗情谊,安定的生活比爱本身来的牢靠,持久,顽固。

给不了爱,他甘心承诺更美丽的将来。

……

四年前的今天,红色比她的嫁衣艳丽。

长虹剑是名器,杀人不染血,于是那些血就从剑锋上滑落,流回那人胸口。

皑皑雪地上衬着鲜红的血,娇艳得像早春的杜鹃。

果然自古邪不压正。

人之将死,总要说些话,管他善与恶。

他凑近了,耳尖就沾上那人唇角的血,平生来,他们头一次如此贴近。

我说,你总是念着天下,累不累啊。

不如学学我,心胸狭窄,就只装得下,爹,娘……

他整个人颤抖了一下,于是那人咳出来的温热的血,正好溅在他脸颊上。

透明的一颗泪砸在雪地上,陷进白色坑洞坑洞里,很快消失不见。

他仰起头。

红色蒙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见天空和雪地。

爹,娘……半个野心……还有……

如果那一瞬间,他不曾对上那人的目光,就好了。

……

新郎官,吉时已到,该拜天地了。

他微笑着点头示意喜婆,牵起新娘的手。

执她之手,就要先走过红毯,再走完余生。

他发现喜堂红色也没有从前那样让他惊心。曾经沧海难为水,他生命中的爱与红线,都埋葬在四年前风霜雨雪里,剩下的红色,都是无色。

也许经年之后,他终于可以放下江湖,抛却尘世,也做一个自私狭隘的人。

他总想说,心系天下的人,才是没有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他没有野心,爹娘的模样也在尘封的记忆里模糊了。

他曾经没有心,直到有一个人割舍了野心与贪念,就为了把心里不大的地方腾出来,把他放进去。

……

原来那天鲜血嫣红,是你的嫁衣。

他记得那人阖目的样子,宛如安睡在大红的喜塌之上。

正是良辰美景虚设。

END

短小的一发,以此纪念我逝去的青春。

小时候就被少主帅的不要不要的,相爱相杀不要太棒

希望大家不要因为童年被我破坏了就扁我【顶锅跑

【盾铁】Stark Manor (庄园梗 ABO 多宇宙 微all妮向)


真是抱歉,拖了这么久才更新,大家估计都不太记得剧情了……这章微贾妮,请小心食用~

Chapter 3

“所以你是Barnes伯爵的贴身男仆?”Tony接过金发男人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自己之前蹭脏的脸和脖子,他从地上站起来,随便掸了一下裤子上的灰尘,“不介意我坐一下吧?”但是还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他就轻巧地在床旁边的椅子上落座了。

“我叫Steve Rogers,”那个金色头发的男仆并没有介意,他对着Tony温和地微笑,“你呢?你是在这里做什么的?”

Tony想了想,然后随便编了一个名字,“Tom Smith,我是负责点壁炉的男仆。”他比划了一下翻动炉火的手势,“你知道的,就是那种最脏最累的活。”

“我以为最脏最累的活是马夫。”Steve指了指自己左脸颊靠眼睛的部分,“这里还有一点点。”

Tony用毛巾拂掉最后的灰尘印子,“哦?看起来你有点这方面的经验。”

“我猜是这样,因为有时候在军队里你得照顾好自己的战马。”

Tony挑了一下眉毛,“看看啊,我在和一个光荣的战士对话,”他若有其事地弯了一个腰,用很夸张的姿势,加上他那件脏兮兮的衬衫,让这几天随着Barnes车马劳顿的Steve忍俊不禁,绷紧的肩膀也终于放松下来。

“可是,你刚刚在做什么呢?”房间里只够放下一套桌椅,于是Steve面对着他在床边坐下。

谈论到这件事,Tony那双大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庄园里的电话线有一点问题,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临镇打来的电话没办法听得很清楚,所以我打算稍微休整一下线路,而线路就埋在一楼的墙壁里……”

他说得太快,Steve不得不打断他几次询问一些比较陌生的词语,有时候他有点怀疑,这个小个子的男孩说出来是否是英语。

等到Tony终于信心满满地解释清楚自己傍晚出现在他的房间的原因,Steve好像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困惑了。

“对不起,但是可能我对于这些新时代的东西还是不太了解。”他微微低下头,露出一个苦笑。

“没关系,”从对方的示弱中得到了鼓励和信心,Tony发自内心地笑起来,上一次他这样开心已经是一年半之前了,“这方面本来就是少数人的专长。”

看着小男仆骄傲地仰起脸,Steve的脑海里莫名地浮现出他曾经养过的一只美国短毛猫,那只两岁大的棕色猫咪总是高高翘着尾巴,趾高气昂地霸占他的床。

“我就不行了,比起动脑子,我干一些体力活更擅长一些,也可能因为我是个贫苦家庭出生的Alpha的原因。”

“你是Alpha?不过看起来也的确很像啊,”Tony扫视了一下他身上的肌肉线条,隔着刻板的衬衫这可不是什么容易事,但是考虑到Tony收藏过一些Alpha模特的照片,看透Steve的身材也没有难倒他。不过……看起来这个男仆的身材比那些模特还要好上一点……Tony在心里舔了舔嘴唇。

听到他赞美自己,Steve反而不好意思地用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子,“不是的,我在确定是Alpha之前很瘦弱,比你还要矮上半头呢。”

“嗨!”Tony不满地瞪起眼睛。

“没关系,你还小,还有发育的空间。”

“我可是成年了!”

“但你看起来只有十五岁。”

“四年前我就分化完了。”

“所以……”

“你知道询问别人的性别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吧,不过看在你好奇的份上,我是个Beta。”

“原来如此……”

……

即使是八月中旬,楼上富丽堂皇的走廊一旦熄灯之后,就难免阴森冰冷。

Jarvis提着电灯最后一遍检查房间的火烛。走廊最左边的Natasha的房间很早就暗下来,Edward的房间也十分安静。

但是当Jarvis走向右侧Tony的房间的时候,他察觉出一些异样。

敲了敲门,“请问您已经睡了吗,My Lord?”他看到门缝里透出来的灯光,但是又无人回答,“我进来了,My Lord,”随即他打开房门,正好看见Tony把身上那件脏透了的衬衫脱下来。

“请您原谅我,”Jarvis马上背过身,“我以为您忘记叫人把壁炉的火焰熄掉。”

Tony把换下来的衬衫扔在一边,“嗯,不过,你就一点也不好奇我今天去了哪里吗?”

“您要去哪里是您的权利,作为管家,我只能尽全力负责您的安全,但是没有权利询问您的行踪。”

有那么一阵,Tony就赤*裸着上半身站在地毯上,什么都不说,专心对付自己那条打了结的睡衣带子。

他完全可以想象Jarvis背对他的那张脸上的表情,就算他们早已从儿时的玩伴变成了主仆,每一次他做出出格的举动,Jarvis还是可以用蔑视的眼神看着他,而且不用避开任何人。

有一句话在庄园里流传已久,每个管家都会有他最喜欢的那一个主人。

比起离经叛道的自己,Tony十分清楚,像Jarvis这样对自己也严格要求的刻板英式管家,一定会更青睐规规矩矩,拥有上流社会贵族气质的Edward。

“Jarvis。”他偏着头喊了一声。

“是,My Lordship。”

“过来帮我把这件睡衣穿上。”

Tony低头看着Jarvis修长的手指绕来绕去,轻松地把那个苦恼他好久的结解开,伺候他穿好衣服,又在前襟系好一个完美的蝴蝶结。

“如果没有什么需要,My Lordship,我就先走一步了。”

“Jarvis,等一下,”等到管家冰蓝色的眼睛又重新看向自己,“你不会告诉爸爸的,对不对,我只是去修了一下电话线。”

“您去哪里是您的权利。”Jarvis在迈出Tony房间的时候,还是补充了一句,“我不会告诉Lord Stark的。”

Tony坐在床边很久,直到他听到关门声,这才终于想起来,Jarvis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说过晚安了。

把自己裹进柔软的被子里,Tony仍然感到一丝冰冷,他突然就想起今天偶遇的那个男仆天蓝色,温柔又总是在微笑的眼睛。

“晚安,Tom。”最后离开时他这样道别。

Tony第一次对自己的小聪明感到后悔,他编造了一个假名,不然从那双漂亮嘴唇里说出来的晚安,后面跟着的一定会是自己的名字。

记惦着傍晚令人愉快的谈话,Tony把微笑着的脸埋进枕头里,辗转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

TBC

所以说女儿要好好养!【什么鬼…… 霍爹你萌让MCU妮这么缺爱,肯定就容易被人拐走啦!

【蜘蛛侠】Spiderman (一点点零碎的想法)

作为钢铁侠和RDJ的双重迷妹,我承认去看这部电影的初衷是为妮妮贡献票房,毕竟没有字幕的美影太考验我的听力了……

不得不提的是……旁边隔了三个座位的黑人小哥让这部电影从始至终充满了“硬汉的”味道……

但是看着荷兰弟一边跑一边吐槽,啪唧拍墙上,然后爬起来依然不忘吐槽,我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国外的小朋友以及半大小子都这么喜欢这个边缘英雄。

小蜘蛛唤醒了我们内心深处的自己。穷,没女朋友,上课溜号,做件好事也没人看到,好不容易见到了偶像,激动得够呛,结果最后偶像又把送的礼物收回去了,还上了堂思想教育……

生活,或者说大部分青少年的生活,大约就是这样了。

小蜘蛛给我们认同感。

Build an idol, feel disappointed about your idol and at last, you find out you are yourself.

Actually in nothing you are weaker than your idol.

谁没有偶像呢,谁都得面对自己的生活。

小蜘蛛最后拒绝了妮妮的邀请,错过了成为复仇者一员的机会,却不再后悔。

我爱惨了钢铁侠,但是我也为我自己骄傲。




就是个自白

本来在入欧美圈之前我是混动漫圈的,人生中第一个萌的耽美CP是索香,不知道好好一个热血动漫怎么就让我一入腐门深似海了……

结果,重温动画发现童年什么全都没有了……

看数码宝贝……大和你抱着太一眼含热泪我真的会想歪好不好!

看光能使者……拉比你确定你拿的不是女主剧本?!

看四驱兄弟……J你好人妻,喜欢龙就大胆地说出来嘛,还偷偷替人家修车子……噫……

看宠物小精灵,智爷你是我初恋啊,但是我可以忍痛割爱,你和茂爷在一起吧嘤嘤嘤……

不过……最让我三观尽毁的大概就是重看犬夜叉……我原来是坚定的犬桔,杀乐党(没错,就是没喜欢上官配)……现在……兄弟才是真爱啊,你妹!

想写杀犬文了……5555555

【盾铁】Stark Manor (庄园梗 ABO 多宇宙)


Chapter 2

对于像Stark庄园这样的贵族宅邸,楼上楼下等于是两个世界。

起床铃总是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响起来,即使是夏天的早上也一样。

Pepper坐在床边打哈欠,金色的辫子垂在一边,“假如有一天我可以睡到自然醒就好了。”

“Miss Potts,你知道那要等到圣诞的时候吧,冒犯地说一句,现在是八月中旬。”和她住在同一个房间的Friday是个红头发的姑娘,虽然干事果敢利落,但是Pepper不知道为什么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说话也会这么古板。

她们赶到楼上为客厅和书房,衣帽间都生起壁炉的火,这件事本来不必Pepper亲自动手,但是新来的厨娘似乎还不习惯庄园里错综复杂的走廊,而男士们,他们能系好自己的领结就谢天谢地了。

今天是迎接庄园未来最可能的主人,James Barnes伯爵的日子,整个庄园的仆人在一楼的早餐桌上很快议论起这个素未谋面的Alpha贵族。

“如果他能够看上Lord Edward就好了,这样老爷就不用把庄园拱手让人,将来他的外孙就会成为下一任的继承人。”Edward的贴身男仆Mark喝了一口汤,眉头很快皱起来,但他没说什么,只是放下了汤匙。

“为什么是Lord Edward,不是Lady Natasha或者Lord Tony?”Dave没有多想他嘴里的食物有什么问题,自从来到Stark庄园,他觉得每天吃的东西都是人间美味。

一阵椅子腿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来,Jarvis摆好面前的餐具,站了起来,其他的仆人们也紧近着起立式敬。

“既然你们消息都这么灵通,我希望没人忘记今天是Barnes伯爵造访庄园的日子,不论他将来会不会是Stark庄园的主人,你们都要把他当作尊贵的客人,注意礼节,仪容,列队迎接是在上午十时,最好不要有人迟到。”

等到Jarvis走出餐厅之后,新来的厨娘Lucy笑着和坐在她旁边的Friday悄悄说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管家,你不觉得他很英俊吗?”

“你是说他那一身伦敦做派?”Friday假笑了一下,“是啊,如果他是Alpha,说不定都会成为庄园的继承人,迎娶哪位Lord呢。”

Pepper无奈地拍了拍呆住的Lucy的肩膀,“别信她的,只是嘲讽而已。”

“我倒不觉得是嘲讽,以Lord Tony的品行来看,说不定会和Mr. Jarvis有什么桃色新闻。”Mark毫不避讳地对上Pepper的眼睛。

Pepper冷绿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注意你的言辞,Mark,只要我还是Stark庄园的女管家,这里就没有人可以嚼Stark家任何人的舌根,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Mark翻了个白眼,无趣地去开旁边Dave的玩笑了。

……

即使有Jarvis提前警告过,这次迎接还是出了乱子,起因倒是与楼下的仆人们无关。

Dave慌慌张张报告给Jarvis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晚了。

虽然Stark庄园里的每一节楼梯和和每一件银器Jarvis都了如指掌,但是这一次失踪的是他雇主的儿子,Tony Stark。

“没有时间了,既然Tony自己想放弃这个机会,谁也帮不了他”,Howard让Jarvis替他整理好燕尾服的肩部,“不妨告诉Barnes伯爵,Lord Tony生病了。”

“是,老爷。”Jarvis利落地替他系上白色的领结。“您的贴身男仆明天下午就会来报道,很抱歉让我这么不专业的人来服侍您。”

“别这么说,Jarvis,如果有人比你要优秀,那一定只有你的父亲了。”Howard对他赞许地笑了笑。

Jarvis站在那里,他想道谢,却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Happy应该把人接到庄园了,老爷,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要先安排迎接的事宜。”

他走出房间,行色匆匆,像多年前第一天来到Stark庄园时一样。

……

Barnes伯爵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就连Natasha都没有吝惜称赞的词语,她认为Barnes伯爵风趣诙谐,风度翩翩,即使在一战之前,James Barnes只是个不知名的没落贵族,她也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Barnes在午宴上谈起军队里的艰苦生活,这也让贩卖武器起家的Howard深有共鸣,并且极为赞许他的勇敢和坚持。

一切看起来十分融洽,直到Dave在上主菜的时候不小心把龙虾汤汁撒了一点在Barnes的腿上。

Jarvis赶忙接过了他手里的餐盘,防止他惊吓过度把整个午宴破坏掉。

“很抱歉,Barnes伯爵,这是Dave,新来的贴身男仆,对上菜仍然不太熟悉。”Jarvis给战战兢兢的Dave使了一个眼色,小男仆飞快地闪进走廊的角落里去了。

“是Lord Edward的贴身男仆吗?别在意,我只是觉得那个男孩和你一样可爱。”Barnes毫不介意地咬了一口叉子上的牛排,暧昧地看向对面的Edward。

Edward避开了Barens的目光,他脸上有点热,专心对付起盘子里的龙虾,“谢谢你的赞赏,但是很遗憾,Dave是Tony的男仆。”

“Tony?Lord Tony?我听说过,但是似乎今天没有见到他。”

Howard解释道,“他有些感冒,所以没有来共进午餐,希望你见谅。”

“当然不会,可能他认为见到我这个素不相识的外人会让他不舒服。”Barens挑了挑眉。

Jarvis拿来桌子旁的备用餐巾准备为Barnes擦拭落在裤子上的油星。

“不必了,Jarvis先生,这点小事不用麻烦你。”Barnes谢绝了Jarvis,他身后的贴身男仆熟练地替他拭净了汤汁。

“希望在座的女士先生不要在意,但是请不要责怪那个男孩,要知道在战场上假如有油汤从菜里洒出来我们是要祈祷的,毕竟大多数情况,我们连水都少见。”

Howard,Natasha和Edward都为他的幽默忍俊不禁。

站在宴厅一角的Pepper好笑地看着比平时更加严肃的Jarvis,“我觉得那个男仆在这方面比你要熟练啊,Mr. Jarvis。”

“收起您的冷嘲热讽,Miss Potts,我并没有做Barnes伯爵男仆的经验。”

“别这样,Mr. Jarvis,一样是金发碧眼,你更像是管家或者男仆,”Pepper顿了顿,尽力忽略Jarvis凌厉的眼神,“看他的体格,几乎可以做Barnes伯爵的保镖了。”

“我可不觉得Barnes伯爵需要什么保镖。”

Pepper想了一会表示同意地点头。

……

那个金发的,被Pepper说成保镖的男仆在晚饭后被Jarvis领到了一楼自己的房间。

“你的房间就在这里了,Mr. Rogers,希望你不要把它想象成白宫的卧室。”

“当然不会,谢谢你,Mr. Jarvis。”Steve Rogers,Barnes的贴身男仆友善地笑起来。

送走这栋庄园的管家,他摸索着打开房间的灯,不得不提,无论按下多少次开关,他都不习惯接触这些高科技,为此还总被Bucky笑话是老古董。

不,不是Bucky,是Barnes伯爵。他暗自提醒自己。

然而灯亮的时候,Steve差一点吓得叫出来。

但是他忍住了,而且迅速地阻止了另一个叫声传遍整个庄园。

他看着正蹲在墙角,满身满脸污渍,还被他捂着嘴的那个人,“你是谁?”

那个看起来比他小了一圈的男人,或者是男孩,用力地推开了他的手,焦糖色的大眼睛不满地瞪着他,“我还要问你是谁呢,为什么会在我的房子里?”

TBC

终于更了,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这一章的布局,就是也演绎仆人的生活…… 好忐忑,每次发文都好忐忑😂

盾铁终于相遇了呢,有时候也会想,如果Tony先遇到吧唧了呢?冬铁也是好吃的啊,嘤嘤嘤【你走开

【盾铁】Stark Manor (ABO 盾铁多宇宙 微all妮 漫威多CP 南美庄园设定)

设定见前情提要,这章索瑟提及

Tony19岁叛逆设定 不喜勿入 ⚠️

Chapter 1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流言蜚语。

对于居于一隅,享受着安逸生活的南美绵地的贵族来说,没有绯闻的日子等同一潭死水。

这天早上,Stark家族的三位身份尊贵的未嫁Omega正和平常一样,在餐厅里享用美味精致的早餐,对几个月后即将到来的,动荡不安的未来和庄园翻天覆地的变化,毫不知情。

“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坐在餐桌左侧的男性Omega穿着一件雪白平整的衬衫,外面是一件刺绣咖色的马甲,样子别致新潮,金色纽扣在早晨的阳光下闪烁着。

Edward抖了抖手上的报纸,刚刚熨过的纸面在他手上留下微热的温度,“你们听听这个,Oropher公爵的长子被人发现婚前行为不检,而情郎是倒卖木棉的商人Thorin Oakenshield!”

Edward放下报纸,面前的食物看起来已经令人胃口全无,他喃喃自语,“我不懂,能嫁给Elrond王子是多大的殊荣啊,即使他来自于西班牙。”

坐在他右手边,是另一位年轻的男性Omega,他有一头浓密的深棕色短发,或许看起来有些衣冠不整,衬衫领子上还蹭上了不知道哪里的煤油,但当他抬起目光的时候,很难有人能够拒绝他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他看起来要比左手边的Edward年长一些。

Tony好像完全没有被这条桃色新闻影响到用餐心情,他含住叉子上一块樱桃奶酥,等到它全化在口中才对这件事有所评价。

“我看倒没什么不好,那个Oakenshield听说多金又潇洒,年轻风趣,也许比嫁给那个发际线堪忧的西班牙王子要好得多,假如他们私奔了,还能提供给我们茶余饭后的笑料,很完美啊。”

“Tony,注意你的说话方式。”

看到Lady用餐完毕,贴身女仆Friday利落地替她移开餐具,撤走餐巾。

Natasha用手绢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作为家里的长女,在父亲离开庄园的一个星期里她把管理家庭的重担放在自己肩上,而且她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也许这样的事情还会重演。

“无论如何,Stark家族不会随便议论别人的是非。在这件事情有任何事实依据之前,我不允许家里任何人谈论这件事,包括你们和仆人们,Jarvis,Pepper,把我的意思传达下去。”

一直站在餐桌一旁的两位管家恭敬地点了点头。

“可是……”Edward看到长姐严厉的目光瑟缩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听说Oropher少爷已经怀孕了……”

餐厅里一下子静起来,只剩下Tony咀嚼食物的声音。

Natasha顿了顿,很快接着她说了下去,“够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她站起身优雅地走出餐厅,那条雍容典雅的紫色长裙将她瘦削的身材凸显得淋漓尽致,Friday面无表情地跟上她的步伐。

等到她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走廊尽头,Tony发出了一声很大的嗤笑。他有点遗憾看了看餐盘里剩下的甜点,想了想最近新治办的衣服和骑装,他还是放下了刀叉,“Dave,告诉Hill女士新式点心很棒。”

这个新来不久的小男仆似乎还没有习惯自己的身份,他战战兢兢地点头,替主人撤下餐巾时还差点掀到Tony脸上,这让Tony一早的好脾气马上消失了。

“注意点!要是再这么笨手笨脚地我就把你送到马厩去当马童!”

听见Tony毫不留情地训斥男仆,Edward皱起了眉头,“Tony,你不该这么说他。”

Tony毫不掩饰地给了他一个白眼,“怎么,你单独留下是要在餐桌上为一个不守规矩的Omega和他的情夫祷告吗?”

Edward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自从去年Tony的首次舞会后,他就不停地针对Edward冷嘲热讽,两个人之间像是突然从要好的兄弟变成了竞争者,而那些富有,年轻的Alpha贵族变成了他们共同的目标。

Tony看见他不搭话很快失去了讽刺他的兴趣,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快步走出了餐厅。

直到他走上了三楼的起居室,他对Dave的责骂声还一直能被Edward听到。

……

在为期两周的法国之旅后,Howard回到了他一生经营的Stark庄园。

在去法国商谈之前,他特别绕路赶到了北美,见到Anthony,他的长子,也是他之前唯一的法律上的继承人。

然而Anthony仍然固执己见,不愿意继承他的爵位和Stark庄园,这也意味着,Howard即将告别他苦心经营的家业,或者,尽快找到一个Alpha远亲,并将家里的任何一个Omega嫁给他,以保证Stark庄园能够延续生命。

“小姐说公爵希望你能够到他的书房一趟,他在等您。”Friday一板一眼地站在Tony卧室的门口,声音毫无起伏地传达了Natasha的意思。

等到Tony终于恋恋不舍地从他那些小零件中抽身,一身油污地站在Howard面前时,他两鬓已经有些苍白的父亲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怒火。

“就没有一次,你能乖乖地做些Omega应该做的事情吗?”

他从书桌后面转过身,面对着Tony高声训斥。

“也不怪那么多Alpha看不上你,你自己数一数,Willson男爵的独子,公爵Odinson的长子,子爵Baner……”

Tony撇撇嘴,小声辩驳着,“Sam Willson根本是个毛头小子, Thor身边的Omega太多我根本没有竞争力,Banner爵士也未免年纪太大了,是我拒绝了他……”

“对了,还有那个Smith上尉,本来都打算向你求婚,结果最后还是没有一点消息了。”Howard叹了口气。

听到了父亲口中的最后一个名字,Tony猛然抬头,有那么几秒,他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我不觉得他们不想向我求婚是因为不欣赏我。”Tony冷冷地回答。“总之我再优秀也没有用,希望你的庄园能成为我吸引Alpha的资本。”

“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要说这件事的,”Howard调整了一下情绪,坐在他舒适的转椅里,点燃了他的鼻烟,“James Barnes伯爵,你应该还有一点印象,是你的远房表亲,是你妈妈的那一边的亲戚,本来不应该这样,但是我的堂兄弟们都在战争中失去了后代,所以这个庄园只能由外姓人来继承。”

Tony透过烟雾洞悉Howard的表情,他看不出他的父亲有什么伤心或怨怼的神色,虽然他知道把家业拱手让人绝对不会是让人开心的事。

“你希望我们三个中可以有一个人嫁给他?”

“两个。即使战后美国法律有所变化,但是女性Omega还是没有太多的机会干涉丈夫的家业和财产。”

Tony眯起了他那双大眼睛。

“我倒是不讨厌竞赛,毕竟有一个庄园要比任何嫁妆都丰厚,不过,也要看看那个James Barnes到底值不值得我为此牺牲自己。”

“收起你的自大,不然你迟早要为这个吃苦头。”

“走着瞧。”Tony翻了一个白眼,小声反抗着。

当他马上要离开书房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

“也许我们会比你和妈妈要幸福。”

他重重的关门声掩盖了Howard冗长的一声叹息。

TBC

下章预告

Tony本以为他会牵强附会,然而他从未想到James Barnes伯爵会是如此幽默风趣,英俊年轻的Alpha……


(红心回帖啊 各位,不然这篇太长我会没有勇气的😭)